突然想写点东西,有点碎碎念,算是这几年的一个总结吧。

最近整体状态比较反常,大概是因为有阵子没去玩游戏吧。

手上的活儿没空下来,脑子却空下来了。

以前每年都会写当年的总结,这事儿从08年开始已经断了有9年之久了,索性借着这个情绪写点。

嗯,就突然想写点东西,可能有点碎碎念。

因为这是个私人的记录。我会写很长很长,所以点进来的朋友,你现在点关闭还来得及。

扯得有点远了。

其实刚才我在微博首页发了半天呆,想了想点到“第一条微博”,然后顺着日期找到最早的那些记录和牢骚什么的,看得自己居然挺感慨的。

那个时候人在北京。我虽然看起来是个挺容易跟人热络起来的类型,但是实际上是有点慢热的。

当时一个人在北京那么大一城市,生活节奏如此,说不慌不怕都是假的。

人嘛,一慌乱就会想要找一个出口,我的出口可能就是喜欢写东西,有时候是文章有时候换个Q签名写个说说微博什么的。

所以微博里几乎每隔一段时间都是跟自己的对话,可能也有些被删掉了。我之前有删自己写的东西的习惯,现在想想这其实是一个毛病,因为人在每个特定时期的状态都不太一样,当时记录下来了就是记录下来了,删了可能到老了也想不起来曾经有这么一段儿。

我现在还记得我从大连辞了码农的工作回到家的那小半年,可能活到现在为止,人生最灰暗的就是那么一段吧。

有的时候,让人最难以承受的,不是你经济上如何的拮据,或者事业上如何的不顺,而是你正当一个别人口中最好的年华,你却完全看不到未来哪怕一点点希望。

当时就是那么一个状态,一个写代码做web前端设计的,回到一个相对落后的小城镇里。家人当时都劝我说,太平点吧,回家找个文员或者去坐办公室做计算机相关的工作。

我可能也真的算是比较任性的一个人,他们说的我不是没想过。

但是……大概野惯了,我认真的考虑过,如果有一天我早上要在9点钟准时去上班,面对一群我完全没有共同语言的同事,特别社会的去做一些重复,循环,单调或许真的会轻松的工作。然后晚上5点之前下班,买菜,回家。吃完晚饭出去散步,或者去健身馆。周末被拖出去郊游。然后这么混到适婚年龄再被拖出去相亲。然后面对一个可能未来几十年都没有太多共同语言的男人,结婚,生子。

我真的认真考虑过,一件事我能认真的考虑一天就已经很重要了,这件事我差不多思考了有一个多月。

但结论是,我不能妥协。

我觉得我会疯。即使我一直以来心都挺大的,但是如果事情真按照这个剧本来走我大概最多会在第三个月到来之前就自杀了。

我妈以前开过玩笑说,怎么可能,就是没人逼我。

可是在我人生的前20来年都没人逼过我,在这个时候逼我,结果还不是一样么?

好在,我有很棒的家人。即使亲戚阻拦,老人犹豫。放我离家迈出这一步的,是我身体其实并不很好的老妈。

当时老爸在外地工作,我走了,她就剩下一个人在家里。

其实这么多年回忆起来我觉得,挺对不起我妈的,尤其我现在还嫁到这么远。

她是一个特别伟大的人,她跟我说“我身体不好,注定一辈子就在这么个小地方待着,这是我一辈子的遗憾。我不能因为我这样,就让你也一辈子困在这个地方。”

因为这句话,我离开了家,去了北京,而且是去学画画。

在我小时候,身边的人都觉得,画画是个能饿死人的工作。因为这个根深蒂固的观念,我想去参加艺考走艺术类专业的念想从一开始就被掐断了。

所以初中时候跟好兄弟豪言壮语的一句“以后我们一起画漫画,开个工作室,得是多开心的一个事儿。”我以为,都不会有然后了。

可能家里当时觉得我那一年回来以后整个人状态都太糟,已经糟到我神经这么粗的人都能大病一场。觉得我已经是在外工作了几年的人了,一定有自己的主意,也就愿意相信我一次让我去试试。

我还记得当时我去报的班,还是火神最早的那一批老师带的基础班。讲真作为一个零基础的人我当时还真的挺有勇气的,但是,我感谢当时的自己。

当时遇到了一批特别棒的老师,虽然短时间内对于基础的提升肯定有限,但他们教给我所有的东西里,最重要的一点,就是态度。有种,学做事之前先学会做人的意味吧。但是对于我来说,这是一个非常关键的开端。

其实真的去上课,画了几个月下来,我开始怀疑,就我画这么烂真的适合做这行么?

大概老天也心疼我一直没有办法做自己真正喜欢的事情,在画画的这条路上,我遇到了很多很多很棒的前辈。

也是他们让我觉得,做人可以活得这样真实。

当时在火神,本来我都做好了毕业以后找不到工作的话就在北京找个写代码的工作继续耗下去的准备。因为当时作为web前端,在大连跟了几个不错的项目,我的资历在当年还是蛮不错的,薪水可以拿得比一般毕业生高很多。觉得家里既然都放我出来了,无论如何也不会就这么回去。

但是当时我其中的一个老师给我建议了一个去处,去电动画。正好在我们课程结束后电动画有一个入职前的培训。

其实我很慌啊,动画片是什么,我只看过,我怎么知道那东西是怎么做出来的。

而且我当时学的是游戏原画,会不会偏离太多。但是既然他都觉得我行,那我就试试。

而后几个月的培训之后,入职面试,鬼使神差去美术组给自己额外加了一场面试。成为了那一批学生里,唯一一个学的是flash无纸动画却考进了场景美术组的奇葩。

我感谢这个鬼使神差,让我遇到了在我生命中对我非常重要的这么一批前辈。是他们让我知道了“画画”这件事,最本身的乐趣。和对于“动画”这种东西,应当付出怎样的热情。

挺多人都开玩笑说,在中国做动画,是要靠爱发电的。

这话其实不是开玩笑的。

我当时在北京是个什么状态呢,如果我滚回去做我本职的码农,在2010年那个时候,作为实习生可以拿到8000一个月,转正了是12000+。

但是做动画是什么收入水准呢,在同一年,作为实习生,1300一个月,转正了是2000出头。

我以前的同学知道这事儿都觉得我有病。

楼下送快递的大爷,我记得是谁开玩笑说过,他薪水大概是我两倍这样吧。

北京在2010年的消费水平来说。这个薪水,扣掉水电房租,可能我还要负债。我老爸都会打电话调侃我说“你知道嘛?你念大学我供你,你在北京工作,还是我在供你。”

但是,做的开心。是真的开心。(求老爸心理阴影面积)

当时是在做《星游记》。

其实进公司的时候我真没觉得这是一个多有意义的事情,毕竟学商出身的,我还是挺现实的。

从进公司的时候我就打定了注意,只做一年,跟着前辈们学东西,把自己在意的流程都跟一遍,然后找到合适的机会就跳。

可是因为是这么一群人,因为是《星游记》,这一留,就留了2年多。

有次聚会聊的有点多,我还逗前辈们说,其实就是因为你们在,我改变了主意,哪怕我一直就是这么点微薄的薪水,我真的愿意留下来。

我想可能再不会有什么工作会给我这样的感觉吧。

你会觉得你身边的每一个人,都是你的战友。彼此无法扔下任何一个人,就是必须要肩并着肩往下走,哪怕就是很难很苦,也得有个义无反顾的劲儿。

那些个大家凌晨才下班,一起在北京空旷的大街上调侃闲逛的日子,特别值得怀念。

是那么一群前辈教会了我,怎么样的态度才是对得起自己本心,对得起“梦想”的。

可能有人觉得,中国动画现在这个质量,这个所谓“梦想”是不是真的有点傻?可如果你自己都不相信这个“梦想”能实现,你拿什么去打动你的观众呢?

尤其北京某次国产meeting的漫展上。

我清楚的记得那天,来自全国各地的观众,有些甚至是通宵站票的火车过来的。其实我站在摊位后面,看着面前人来人往的,那些摊位前的人们提到《星游记》时候那个喜欢的状态,一直在忍着想哭的冲动。

直到大屏幕播放了观众剪辑的MAD,摊位前的观众一股脑的冲到大屏幕前挥着手跟着BGM高声的唱起来。躲在人群后面的我终究是没能忍住。

当时的感觉是,“值了”。

那两年多来一切的一切,所谓北漂那些被前人讲烂了的一切的不易,都特喵的值了。

也正是因为那两年多,正是因为《星游记》,正是因为电动画的前辈们,摆正了我对于画画这件事的态度和原则。

哪怕我现在不做动画了,甚至画的这些东西在很多人眼里是很微不足道的东西,但是,那又怎么样呢,至少我手里,还握着这根笔,握笔的手从未放松过。

在北京拼搏挣扎的两年里,因为《星游记》意外的收获了一群好朋友,也收获了自己的爱情和婚姻。

关于这段,大概也是被他传染了所谓“要低调要含蓄”,真的也很少会拿出来说,以至于后面老友碰到会瞪着眼睛问我“啥玩意?你结婚了?咋一点前兆都没有?”

感觉人就是这样,开始有了圈子,有了朋友。有什么话就都喜欢跟朋友讲,然后不会再经常跑到微博Q签名去念叨。所以每次有人跟我说,你微博老不更新是要掉粉的啊,我是真的有时候打开了微博不知道说什么就又关掉了。

其实我还是我,想了想也没有变得稳重多少吧。只是注意力被转移掉了,对着这些平台就显得沉默了很多。但我一直觉得这是好事,这说明,并没有给自己留下多少能伤春悲秋的时间,也没有那么多让人多愁善感的事。

恩,感情的事儿当时定了下来,为了能相处看看。选择了到福州的光翼学习,我妈说这都是幌子,其实我就是去看人的。

大概是吧,反正不管理由是什么,2013年, 我就到了福州。培训学习,然后尝试相处,一直到后面确定关系,结婚。

一切顺理成章到了很老夫老妻的状态,没有什么波澜壮阔轰轰烈烈。就是好像按照一个时间表一步一步的走过来了,但是也真的走到这一步了,才明白,什么叫“平平淡淡才是真”。

在光翼我遇到了一位恩师,这个人是亮亮。东北爷们儿是特别起范儿啊,因为他的出现,让我把对于画画这件事刚刚快要松懈掉的神经又一次拉紧了。他教给了我很多东西,有些东西可能在当时并不是完全能够理解,但是这几年下来,发现他讲的那些东西都在画东西的时候慢慢渗透进了自己的思维里。这是我的幸运。

而后从光翼毕业,毕业的时候我以为我会去游戏公司。

结果在毕业的图还没画完的时候就收到了漫画项目的邀约,感觉一直在被机遇牵着转型,那时候我对动画是很熟了,但是漫画……看过的漫画一只手都数得过来。

虽然那项目最后是没成,但是因为这个契机,我认识了小麦咖啡和杨小花。

跟着他们学了很多东西。花儿爷是个好师父,他会为了教我东西,在自己为连载和单行本忙得脚打后脑勺的时候,还去陪我开了一个新坑。

虽然后来因为两个人的时间对不上,真正合作的就只有那一期。但是真的受益匪浅。

我清楚的记得陪同出差那会,在便利店买到了那本杂志,翻开内页看到自己的名字的时候,还是激动得心跳漏了一拍。 

在那之后零星的参了一些同人本。那是一个画风转变艰难的时期。

其实进光翼之前我的风格还是跟现在很像的,虽然画的确实烂吧。从光翼出来以后整个画风就更偏向游戏风格,半写实。

那时候同人作品和一些相关的插画工作,对于半写实风格的兼容非常低,除非你的风格真的独树一帜或者你是圈中非常知名的大手。

但我显然不是,甚至,我的基础还很差很差。毕竟,别人十年寒暑换来的东西,不是我一朝一夕就能领会的。

迷茫了一段时期吧。

然后遇到找我画条漫的呆呆,遇到找我画轻小说封面的工房。

所以说机会这个东西挺神奇的。

认识呆呆,让我熟悉漫画这个东西,也因为画这个,强制自己提高了一些练习量,还因此把老友乡长给拖上了船。虽然回头看看都是黑历史,但是那段时间的一切,都是很重要的。

认识工房,说起来这事儿挺有意思的。本来那份工作是被我推掉了的,却因为这个好打抱不平的性子,打了一针鸡血就一个通宵把封面画了出来。

然后就因为这件事,接了很多轻小说方面的工作,也因此认识了冷吃兔现在的大家们。

所以我虽然经常欺负工房,对于他我是挺感激的。

我到现在还记得我离开家去北京那一年,跟朋友说的话。

我说,我也希望我有一天,可以不用朝九晚五,能靠卖掉自己的画赚钱。做自己喜欢的工作,掌握自己的时间,说不定也可以偶尔去旅行采采风。

虽然我后来发现作为一个死宅,即使我有闲有钱,也不会愿意离开家一步。但是至少,第一件事,现在的我做到了,甚至我的稿酬比我当年希望的所得还要高。

我真的不是一个贪心的人,能这样我挺满意的。

现在每天起床,打开群直播,跟色色豚豚乡长这一群好朋友挂着闲聊,一起直播画画,偶尔一起玩玩游戏,日子过得也蛮充实。

当然这还是要谢谢我婆婆,一个特别可爱的人。

因为去年的9月之后,我也已经是个当妈的人了,我确实不太会照顾人,小盆友就更别提了。多亏了她帮我操持着家务,帮我照顾着孩子,我才能安心的做我手头的事情。

还有……虽然我不太习惯秀恩爱吧,要谢谢一直在我背后默默支持我的红烧鱼, 我觉得自己眼光真的很好,找了一个这么棒的男人,因为是他用自己的辛苦成就了我的任性。我真的也不是什么嘴甜的人,不太会夸赞谁,但是他的这份好,我心里是非常清楚的。

说起来,最近都还有闲心码码字了,这个事儿也是红烧鱼一直在背后支持着的。想想从大学毕业以后,在起点删了文到现在,都有7,8年的时间没有写东西了。说到这个也要感谢废液爸爸,因为他一直特别勤奋催更着(笑),也一直在教我很多写文要注意的东西,这东西才没跟其他的文一样终结在第六章的诅咒下。

看看日历,从我2009年毕业,2010年去北京,2013年到福州,距离现在,居然也有8年这么久了。

我想说,这8年来,感谢你们每一个出现在我生命里的人,是你们成就了今天的我。

让我有勇气在画画的这条路上一直往下走着,让我面对婚姻和家庭的时候更加的成熟稳重。

叹气,明明开头还有点小伤感的,不知道为啥写着写着自己也正能量了起来,然后就变成了很颁奖礼的轮番感谢(颁奖个锤子,你个死宅)。但这些也确实都是心里话吧。总觉得含蓄如我,不借着这个引子写出来,就永远不会提了。

都写了差不多5000字了索性也结个尾吧,按照我每次写年终总结的格式,这会也该写写未来展望了。

作为一个点了点儿画画技能的家庭主妇,还是一个不太合格的家庭主妇,其实也没有什么特别大的野心。

无非就是,家人身体健康,家庭和朋友关系和睦,一切顺利,孩子能平安快乐的成长起来,是不是看着特别的顾家,嗯我也这么觉得。补一句很段王爷的话,还愿“世界和平”吧,毕竟,这是一切的大前提。

还有最重要一条,每年都会提醒自己的一句话。

「不忘初心。」

 

2017-04-12  /  2热度  /   

评论
热度(2)